豆豆小说网

繁体版 简体版
豆豆小说网 > 我家的狐妖少女 > 第367章 对不住了,兄弟

第367章 对不住了,兄弟

小巷子里的某处偏僻的拐角,开着一家棋牌室,门头招牌上写着腾飞老年人活动中心,贴着麻将棋牌的标志,一个简单的小破二楼。

一楼是大厅,摆放着提供茶水瓜子的吧台,以及几张自动麻将桌,二楼则是几个用木板隔离出来的包间。

大厅里零零散散的坐着几桌人,老头老太太居多,毕竟是老干部活动中心。

而有苏钰也在其中。

时值初夏,她穿着身青绿色的连衣裙,一双小腿裸露在外,年轻感十足的装束和娇艳的外表,与周边的老头老太太相比起来,显得很是格格不入。

但这依然不影响她的兴奋劲儿,目光落在牌桌上,手里也没停,正在呼啦啦的洗牌,对面坐着两老头,外加一个老太太。

自从林义的饰品店雇了个人帮忙经营之后,她就开始纵横于各个牌桌,有时候是跟着于淑慧一起,不过于淑慧每天要煲汤,所以大部分时间都是她独自一人。

而这里是她最近发现的好地方,老头老太太的聚集地,再也不用担心三缺一的问题。

不像以前,才打了几圈,老头老太太就嚷嚷着要去接孙子放学,正玩到兴头上就散伙,一点劲儿都没有。

真的很影响她赢钱。

不过现在她学聪明了,就算能动用法力,可以透视看到对面的牌是什么,她也会偶尔给老头老太太故意点个炮,让人家高兴一下,防止以后没人跟自己玩的局面再次发生。

毕竟,老头老太太虽然有退休工资,五块八块的也能输得起,但也架不住光输不赢。

“自摸。”

有苏钰将牌推倒,将两只手放到桌面上,嘴里催促道:“快,掏钱,掏钱。”

桌上的其他几人全都懊恼的掏钱,纷纷感叹自己的时运不济,虽然被她赢了不少,倒也没人怀疑她出老千。

谁家的老千闲的没事干,跑到这种场所赢自己这三块五块的,这么点钱都不够路费。

林义循着地址找过来之后,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幅场景。

自己的大姨子伸着手向老头老太太要钱,至于被要钱的那几位则纷纷苦着张脸,从兜里掏出个小布包,然后里三层外三层的打开,从里面慢悠悠的数出几张一块的,最后交到她手里。

就这,她还埋怨人家动作太慢,把钱直接放到抽屉里多好,省得给钱的时候费事。

林义观察了一下,和她打牌的那三位加在一起都凑不出一副完整的牙。

一点也不懂得尊老爱幼。

这么说好像也不对,她的真实年龄其实比这几个人都大,但这依然不影响他对其表示嫌弃。

在心里嫌弃一番之后,林义这才走过去,刚在她身后站定,桌上的所有人都抬起头看向自己。

有苏钰也转过头来,待看清来人之后,她的表情先是愣了片刻,这才问道:“你跑这儿来干嘛?”

“找你问点事。”

闻言,有苏钰又怔了一下,问道:“什么事儿?”

“咱们出去说,这里不方便。”

“那...行吧。”

有苏钰将自己赢的钱从抽屉里取出来,一大把的绿票子,全是一块的,偶尔出现一张五块的,就算是大票。

随即依依不舍的站起来,又回头看一眼牌桌,冲着那几个人道:“你们在这等着,我马上就回来。”

“快走吧。”林义忍不住催促。

.......

并肩走出棋牌室,林义环顾着附近的环境,从这里走到巷子尽头,然后左拐,再走上一段路,就能看到一个垃圾堆,那里正是昨晚杨铭躺着的地方。

来之前,他有百分之七十五的把握,而来这里之后,他已经有了百分百九十的把握。

剩下的那百分之十,就差一个询问。

“那个,姐,你昨晚干了什么?”

“睡觉啊..”

“不是,我的意思是在睡觉之前,你都干了什么?”

“打麻将。”

“.......”

林义沉默一下,问道:“就只是打麻将,没有打人?”

“打人?”

有苏钰略微回忆片刻,才开口道:“好像是打来着,昨晚上我出门打麻将,有个人类一直对着我喊小姐姐,长得又黑又壮,还特别难看,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,我没理他。

可他却一直在我身后跟着,肯定是对我不怀好意。

然后我就用手在他后脖子上敲了一下,就是轻轻的一下,也没怎么使劲,但谁知道他直接就晕了过去,不过我走的时候看来着,他没死,所以不算犯法。”

“他确实没死,但他的颈椎骨让你给敲断了。”

“你怎么知道的?”

“你敲的那个人是我朋友。”

说出这句话之后,林义用复杂的眼神看着她,倒也没有多意外,毕竟在来之前他就已经很是怀疑,只是抱有一丝侥幸,想着确认一下而已。

结果一问,还真是。

在这一刻,他的心情很难描述,自己的朋友让自己的大姨子给送进了医院,还是源自于一场误会。

似乎问题的根源就出在杨铭的长相上。

“我朋友看到你大晚上一个人走夜路,觉得挺危险的,就想着护送你一下,结果你....”

后面的话林义没说,但有苏钰已经听懂了意思,她这会儿也不知道该说什么,两个人相顾无言的对视着。

过了片刻,她才小声问道:“你朋友伤的严重么?”

“怎么不严重,颈椎骨都折了,起码得休养大半年。”

“那...”

有苏钰张张嘴,犹豫一下,才道:“要不这样,你带我去找他,然后让他把我颈椎骨也敲断,这样就扯平了。”

“....”

林义沉默的看着自己的大姨子,试图从她脸上看出什么,却发现她的表情很真诚,似乎真是这样想的。

这...

就特么邪门。

青丘的狐妖脑回路都这么清奇的么?

“算了,姐,你去打你的麻将吧,这事你不用管,我来解决。”

林义无奈的摆摆手,本来也没指望她能提出什么好的解决方案,还能问她要医药费不成。

她有个屁钱,又没有工作,唯一的收入来源就是在牌桌上坑那些老头老太太的低保。

望着她的背影走进棋牌室,林义无言的站立片刻,有些无奈揉揉眉心。

一边是自己的好哥们,另一边是自己的大姨子。

他的内心有些挣扎,不知道该不该告诉杨铭实情,不知道该不该包庇自己的大姨子。

思来想去的,林义很快就有了答案,目光也逐渐坚定下来,事到如今,自己只能说一句,对不住了,兄弟。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热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