豆豆小说网

繁体版 简体版
豆豆小说网 > 我的道士日常被表妹直播曝光了 > 第236章 嫌疑者

第236章 嫌疑者

“可疑人物?齐先生的意思是说,犯罪嫌疑人很可能会出现在案发现场?”林悦眼睛一转,开口问:“您为什么会这么认为,能说说理由吗?”

“理由很简单,这个快递乍蛋能够这么精准的在送到我们手上的时候爆炸,我觉得它很有可能是遥控的!”齐明解释道,

“既然是遥控的,那为了确保这个东西能够在正确的时间爆.乍,那么罪犯肯定不会离案发现场太远...他必须在确认东西到了我们手上之后,才能引.爆乍蛋!”

“遥控的?”林悦柳眉一皱,“可现场鉴证的同事并没有发现有关遥控炸弹的零件啊?您怎么确定这是遥控的呢?”

“这个...我不能确定...”齐明摇摇头,“我只是说出自己的猜测而已,这个案件具体应该怎么侦破,还得由林警官您来主导。”

“当然...谢谢您的建议,我会认真考虑的。”林悦点点头,回应道。

说实话齐明刚才的表现让林悦感到有些失望,这个被九条琴美推崇备至的男人...就这?

虽然林悦知道九条琴美对齐明的推崇,掺杂了很多的个人情感。

但作为一名在樱花国连破多起案件的驱魔师,齐明的实力毋庸置疑。

而真正让林悦感到失望的是齐明退缩的态度,她一提出质疑,齐明就缩回去了。

像个乌龟的头一样。

一碰就缩。

完全没有积极主动要参与到这个案件里来的意思。

这让林悦既失望,又气愤。

为什么?

凭什么?

他连外国的警察都合作得那么愉快,怎么到了自己这里,他就那么不主动呢?

我哪一点,比不上九条琴美了?

林悦忍不住在心里这样想到。

林悦喝酒九条琴美都是非常优秀的警察,在去年跨国案件的侦破当中。

两人结下了深厚的友谊,林悦对九条琴美不仅钦佩,同时在心底林悦经常也会拿自己跟九条琴美做对比。

因为她们两个实在是太像了,同样的年轻有为,同样的优秀,而且负责的都是大案要案。

更重要的是,她们俩的性格都是那种雷厉风行,说干就干的人。

正因为她们太像了,林悦才会对九条琴美推崇不已的齐明,这么在意。

......

这一点倒是林悦误会齐明了,所谓术业有专攻,如果这是一起灵异案件,齐明肯定会义不容辞,利用自己丰富的经验,把案子给办了。

可这个案子它不是灵异案件啊。

而且齐明也提出了自己的观点,奈何林悦不采纳,齐明又有什么办法?

齐明总不能跟林悦说,“听我的,准没错”这种话吧?

这可不是灵异案件,齐明还真没有那个自信。

......

因为这个误会,让林悦一下子失去了跟齐明讨论案情的兴趣,她坐回了位置上,看着手里的资料,独自推敲起案情了。

就在这时,警员小王回来了,而他带来的还有关于那名狂热粉丝杨刚的消息。

“失踪了?”林悦看着小王带回来的报告,目光一凝。

“什么时候的事情?”

“一个星期以前。”小王回答,“这人是一无业游民,独居在出租屋里,也没什么朋友,他失踪的事情。还是房东上面催收房租,发现出租屋里的食物都烂了,也没人收拾,房东才意识到杨刚失踪了...之后房东就报了警。

不过至今警方仍然没有找到任何关于杨刚的下落。”

“受理案件的是潮海区派出所,这是他们当时立案记录。”

“一个星期前...”林悦反复翻看着关于杨刚的资料,喃喃自语。

杨刚在这个节骨眼上失踪,他会不会是畏罪潜逃?

那这个爆乍案,杨刚到嫌疑又一步的加大了。

如果不出意外,杨刚就是这起案件的第一犯罪嫌疑人!

“小王,吩咐下去,让我们的人把重点放在寻找杨刚身上,这个案子,他有重大嫌疑...”林悦说。

小王:“是,林队,我马上去。”

“等一下!”一旁的齐明突然开口了。

“?”

“齐先生?有什么问题吗?”林悦问。

“不好意思,林队长,我有个问题想问一下这位王警官。”齐明说。

“这...”小王询问的看着林悦。

林悦点点头。

她也想知道齐明想问什么问题。

这个男人刚才那么不积极,现在怎么又积极起来了?

他这样不上不下的,搞得人痒痒的。

...

”谢谢,林队长齐明朝林悦点点头,才对小王问道:

“王警官,你刚才是从杨刚的出租屋回来的对吗?”

“是的!”小王道。

“出了杨刚的出租屋,你还去过别的地方吗?”齐明又问。

“没有,我知道这个案子紧急,所以直接就回来了!”小王摇摇头,回答道。

“那就对了。”齐明抬起头,对林悦道:“林队长,我觉得你们不需要再浪费人力去寻找杨刚了!”

“嗯?”林悦疑惑,“为什么?”

“因为杨刚...已经死了!”齐明答。

“什么?”齐明这句话,让林悦和小王都瞪大了眼睛,不约而同道:“你怎么知道的?”

“原因很简单,我是一名驱魔师...这种事情,是我最擅长的...”齐明笑了笑,解释道:”刚才王警官进门的时候,我在他身上感受到了一股淡淡的阴气,这种阴气只有刚刚化成鬼魂的新诡身上,才会出现。”

“这...这只能说明小王在杨刚屋里遇到了一只新诡,并不表示这只诡就是杨刚啊!”林悦不解道。

而一旁的小王警官知道自己刚刚与一只诡擦肩而过,这让他有滴点被吓到了,脸色一片苍白。

“我还没说完呢...”齐明摆摆手,示意林悦稍安勿躁,砖头对小王警官安慰道:“王警官,你也不用担心,你们警察身上正气重,一般都鬼魂遇到你们都不敢近身的,何况这是一个新诡,它更不敢对你怎么样了。”

“是...是吗,谢谢齐先生...”听齐明这么一说,小王警官的脸色稍微好了些。

“齐先生,您还没说为什么您那么确定,出租屋里的鬼魂就是杨刚呢!”这边林悦早就等得不耐烦了,忍不住插嘴道。

与此同时林悦还瞪了小王一眼,身为警察居然怕诡,这件事说出去,不怕被人笑话哦。

要不是因为齐明可能还有话要问小王,林悦早把自己这个‘丢人‘的手下赶出房间了。

“呵...我那么确定的原因其实很简单...刚才王警官已经说了,杨刚失踪时间是一个星期,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,他就是在七天前死去的...

七天回魂夜,正好今天是他的头七,所以杨刚的鬼魂必定会回到他生前居住的地方...所以我才会这么肯定!”

“头七!?”林悦一愣,“这些民间传说都是真的吗?”

“有真也有假。”齐明笑了笑,回答道:“不过头七回魂夜,的确是真的!”

“那...也不能百分百确认小王遇到的这个鬼魂是杨刚啊!”林悦表示自己不能接受。

如果真如齐明所说,杨刚在七天前已经死了,那这个案件的一切相关信息,就得推倒重来。

从头开始。

这可不是林悦愿意看到的事情。

......

“林队说得没错,单凭这些不能百分百确认这个新诡就是杨刚,所以我们现在最好马上出发!”齐明点点头,笑着道。

林悦:“出发,去哪里?”

“杨刚发出租屋。”齐明说。

...

半个小时后。

齐明一行人来到了杨刚位于潮海区的出租屋。

杨刚的房东接待了齐明怡心湖,他叫做罗祥,外号罗老三,是一个年过五十的秃顶中年。

一见到齐明等人,罗老三绿豆大的小眼睛就一直在丰斩月,刘颖和林悦三女身上来回转悠。

色眯眯的。

还好丰斩月带着墨镜和口罩,不然的话,这个猥琐的罗老三看到丰斩月的容貌,眼珠子还不得惊得掉下来了。

“罗老三,这位是市局刑警大队的林队长,你给我放老实点,有话说话,不要一副猥琐的表情。”带路的片警瞪了罗祥一眼,沉声道。

“是...是...警官好...”一听林悦是刑警队的,罗祥瞬间就老实了,他了不想为了过过眼瘾,得罪了刑警队的警官。

不过u1s1,这位林警官的样貌身材确实顶,如果没有介绍,罗祥还真不敢相信,这样一位美女居然是刑警队的队长。

还有林警官身后那两个带着口罩的美女,虽然罗祥看不到她们的样貌,但从她们身材就看得出来,这两位绝对是不输林警官的美女。

可惜了,这大白天的,在房间里,戴什么墨镜口罩啊!

罗祥遗憾的叹了口气,他是一个鳏夫,老婆早逝,无儿无女,靠着祖传的这一栋房子,收租度日。

算上今年,罗老三单身已经超过三十年了。

饥渴一点也是正常。

这边的片警也了解罗祥的情况,所以并没有太过为难罗祥,罗祥打开了杨刚的房门之后,就让罗祥离开了。

“这里就是杨刚的房间了,林队长你们慢慢调查,我就在楼下守着,有什么事,您从上往下招呼一声就行了。”

“好的,麻烦你了。”

“不麻烦不麻烦。”片警摆摆手,自顾下楼去了。

罗老三的这栋房子有三层,每层四个房间,除去一楼罗老三自己住的一间,剩下的全都租出去了。

因为这里是老城区,加上地段偏僻所以租金不是太高。

特别适合像杨刚这样的外来务工人员。

...

楼下,罗祥坐在一个马扎上,翘着二郎腿,用脚趾夹着拖鞋,嘴里还哼着不知名的黄腔,油腻的脸上,满是陶醉。

不必说,他此刻肯定正在yy刚刚遇到的几个美女。

“”罗老三,你有完没完了,一把年纪了还是色眯眯的...差不多行了啊!”片警看着罗祥猥琐的模样,忍不住在罗祥光亮的脑门上拍了一巴掌!

这一巴掌,把罗祥的美梦拍碎了。

“卧槽,老邢你干什么呢?我都快好啦,还打断我!?”罗祥跳起来不悦道。

“好了,好什么好?你也不觉得恶心?”片警鄙夷的看了罗祥一眼。

这个片警名叫邢通,也是五十出头,他在这片老城区当了一辈子的片警,他对这里的每一个住户都很熟悉。

当然了,这里的老住户们对邢通也同样熟悉。

“嘿嘿...开玩笑...开玩笑的。”罗祥咧咧嘴,给邢通递了一根烟:“这我说老邢,这市里刑警队这么劳师动众的过来,一定是个大案子吧?”

“去去去,不该问的别问,少打听这些东西!”邢通接过香烟,点着抽了一口,“咦,味不对是...哟呵,华子?罗老三,你今天是怎么了,平时那么抠门,现在居然舍得给我递华子了...”

“嘿...瞧你说的,我罗老三是那种小气的人吗?不就一包华子吗,劳资又不是抽不起。”罗祥撇了撇嘴,不屑道。

“嘿,别吹牛了,就你那点租金,都被你嚯嚯到什么地方去了我能不知道吗?你也不想想,自己因为嫖.昌那点破事进去几次了?”

“哎呀,老邢,过去的事情你就别提了好不好,我现在不是在你的教导下改邪归正不再去那种地方了嘛。”

邢通:“行了行了,别贫嘴了,老实交代,你这华子是从哪来的?别说是你自己买的,我可不信。”

“嗨,行吧行吧,要不怎么说你是警察呢,眼睛就是毒...”罗祥点点头,老实交代:“实话告诉你吧,这包华子是别人送我的,嘿嘿。而且送了我不止一包,而是一条呢!”

“谁啊?这么大方?”邢通好奇道,一条华子,最普通的那种那也得好几百呢。

“还能是谁啊,就是上面那位呗!”罗老三指了指头顶,回答道。

“杨刚?”

罗祥点头:“除了他还有谁?”

邢通不由得皱起眉头,“这是什么时候的事?”

“就前两天啊。”罗祥答。

“前两天?”邢通差异:“杨刚不是已经失踪一个星期了吗?他什么时候回来了?”

“前两天他回来了一趟,那小子前几天不是闹失踪吗?为这事我还跟你报了警,估计杨刚也听说了这件事,心里过意不去,那天他回来就送了我一条华子。”罗祥说。

“然后呢?”

“然后他说老家还有事,上楼拿了点东西,又急匆匆的走了。”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热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