豆豆小说网

繁体版 简体版
豆豆小说网 > 诸天从北帝开始 > 第792章 金蝉脱壳,吞噬佛陀者!(合一)

第792章 金蝉脱壳,吞噬佛陀者!(合一)

凌云渡下游

白金圣佛与真定如来沿着那条让人褪去肉体凡胎的宽广河流往前,观察着四周景象,寻求昔年唐僧褪去的凡胎

卷帘神将曾传无生老母之言与孟奇,佛祖坐下二弟子为阿难,并无金蝉子此人

在王腾看来,这显然是在暗示着金蝉子乃佛祖做减求空之物的身份,三藏亦三葬

金蝉脱壳,便是做减求空

两尊佛陀暗持如来神掌,并未受种种九幽侵蚀与灵山同化影响,一步便是横渡虚空,但诡异的是,两岸景色一直没有变化,若非水流滔滔,会让人以为始终在原地。

“这凌云渡的尽头,是直指向何处?若是金蝉子遗蜕尚在此地,那么卷帘神使上次背负走的,又是什么?”白金圣佛转动念头,眉心处的菩提正觉慧眼张开,扫荡向前方

隐隐的,祂觉得,此事背后必然有着大人物的身影,在籍此布局谋划些什么,甚至借助了佛祖的莫名状态来遮掩

断崖前

灵山清净光不复,被生生打爆,岁月尘埃飞舞,让人一时辨不清是洒落在当世,还是未来

“圣佛化身那头亦有发现,与佛祖的做减求空有关?”王腾屈指收回,旋臂而过,猛地化作一方接天连地的六色五指山,当空压落

直接将先前冒头的那尊金身镇压,重重宇宙投影显化,宛如实质,让其背负宇宙的沉重

噔!噔!噔!

霎时间那佛陀金身便弯下了脊梁,双臂弯曲向天,犹如托举,但身姿却止不住的下沉

犹如背负宇宙之沉重,一下子天塌地陷,周身环绕的星系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崩灭燃烧,陷入沉寂

“一掌之威便是宇宙的重量?”四位妖神骇然,直面传说大能的伟力时,方才真切的感受到其可怖

每一位传说都是勾连了诸天万界,多元宇宙的存在,他我投影烙印无数,唤动起来便是一重重宇宙伟力的碾压之势

眼前这一尊神秘人族大能,就算是初成传说,恐怕勾连的宇宙也不会少了,否则难有这一掌成宇化宙之威

轰!

沉闷的碾压之音响起,那金身不堪重负,被五指山镇压,再难以动弹

劲风掀起,自迦叶面前一拂而过,带动了祂的僧衣

祂双手抱拳,遮掩大光明,就这般含笑伫立在原地

“这具迦叶遗蜕,与当初来灵山时不同,并非魔佛所操纵,而是真的诞生了些自我灵智。”孟奇窥出变化,不由疑惑起来

谁又能让一尊造化大神通者的遗蜕重新诞生灵智呢?

莫非这也是某些存在博弈导致的结果不成,未免太扑朔迷离了些

一击之后,与王腾对视九息,迦叶遗蜕并未再继续动手,反倒是轻颂莫名经文,足下生出朵朵金莲,如遁走一般闪现而出

避开了众人,选择了另一个方向,穿过了重重寺庙殿宇消失不见

观祂的模样,仿佛是在躲避着什么一般,愈发令王腾与孟奇疑惑

这灵山内,除却被镇压的阿难外,还有某种未知的存在不成?

莫名的,像是有某种力量形成了迷雾,遮掩住了王腾的某种认知,让祂忽略忘却些了什么,难以揣度

“多谢前辈出手相救,来日浑源天必有厚报。”四位妖神幸得王腾出手,并未陨落,当下亦是心存感激与后怕之意,纷纷上前拜谢

念头转动间,就连高傲的孔雀太离亦是斩却了纷纷杂念,看向了侧前方的王腾,只见他白衣金甲,长河环绕,颇有上古仙尊风姿,躬身一礼道“多谢仙尊刚才相救。”

王腾微微颔首,并未在意,祂主要还是想试探一番迦叶遗蜕如今的实力

若是可以的话,祂也不介意为自己增添一具造化大神通者的化身。

但结果有些令人意外,迦叶金身灵智虽微弱,但发挥出的实力却是不弱,不是寻常传说所能拿下的

且祂所忌惮的,所躲避的,才是最重要的

“不知仙尊与这位真君如何称呼?”直到这个时候,见识了传说玄妙,鲲鹏妖神非想才记起自己不知这两位人族强者名讳。

见到王腾出手后,他们自然也对同行的孟奇高看了几分,不敢怠慢

虽然孟奇的实力本就强过他们诸多,且有复苏到了传说层次的霸王绝刀在身,已然不是一个层面的存在。

自古以来,对传说级的道门修士,往往称呼仙尊,就像天仙对应的真君,造化中出类拔萃者与彼岸则笼统称为天尊,但这只是约定俗成的称号,并不完全对应。

有的强者会一直沿用最初之名,不做变动,所以能被众人叫做天尊仙尊的,肯定强极一时,但称为真君的却不代表一定只是天仙。

故而妖神会以仙尊与真君称之,亦是在拉近关系

此际,妖圣传人青丘笑了笑,插言道“好叫你们知晓,这位人族大能乃是上古天帝道统,玉皇山玄天宗掌门,当世唯一自证传说者,玉皇仙尊。”

语落,她一转面孔向孟奇道“这位则是昆仑山玉虚宫掌教苏孟苏真君。”

天帝道统?玉虚一脉?

五方五帝之首的天帝!道门十尊之首的元始天尊!

一瞬间,心神被两人的身份剧烈冲击,凤凰妖神辉光等人目光闪烁不定,颇为愕然,被青丘请来助拳的人族,竟是这般大人物?!

这等身份,恐怕只有妖皇后人,妖圣后人能够比拟一二!

就是那些威名赫赫的大圣们的族裔,都排不上号,须得持敬畏之心

人的名树的影,上古年间天庭可是威压诸天,名传万界,就是他们的妖圣,当初亦不过是五方五帝之一的火皇

即使事隔万古,但因为定海珠所化诸天庇佑带来的传承不断,三位至强妖神也是有所耳闻,知晓这是横压一世的天帝传承,执掌光阴与命运

且亦有古老典籍记载,这位横压一世的天帝,亦不过是某位道门大天尊的神灵身而已,其真身存在古老,于开天辟地之初便已存在,承三清之后!万世供奉,万灵仰谒。

而玉虚宫自是更不必说,开天辟地第一尊,三清最尊之元始,道门十尊之首,背负诸果之因的最古老存在,种种名讳与传说足以睥睨所有

元始二字,便是这诸天万界最沉重的分量

王腾与孟奇皆露淡然之色,好似这重重光环只是平常,并不能使祂们心绪动摇

这番姿态显然很具有震慑力,至少四位妖神足足过了数百息才回过神来

太离发成五色,望着两人又转过,身后灵光泛起涟漪,莫名的感慨,当初自己还是威压天下的太离妖王,法身高人

结果这才多久,当初的两个后辈就追赶了上来,乃至超越;一位自证传说,横扫八方敌;一位也是踏足天仙,与霸王一战得胜一招半式,皆是俯瞰芸芸众生的天龙之辈,超乎想象

鲲鹏妖神非想呵呵笑道“本以为妖族有西游世界,有奈何三天,传承不绝,必远强于人族,想不到当世竟还有玉皇前辈,苏掌教这等人物,可是惊煞我等,这才明白,是以往眼界狭隘,不曾见识到外界天地之广阔。”

他心中揣摩,不仅天帝与元始传人现世,真实界内,是否也有着其他的大人物传承归来?

比如···妖族心中永远的一根刺,人皇!

“末劫来临,上古传承纷纷现世,人族自不会差。”孟奇微微一笑,状似虚怀若谷,实则傲意毕现

当世之间,诸多大能传承可不少,想必大哥的人皇剑也跃跃欲试了

王腾不言,只是淡淡颔首,肯定了孟奇的话语

这一个举动便昭示出诸多信息,令心思细腻的凤凰后裔辉光心中一沉,知晓而今的人族恐怕强者诸多

莫非,还不止一位传说大能?

边飞遁前行,边环顾四周,她思量后,忽地沉声道“灵山有异变,请前辈教诲,等下该如何做?”

她将目光投射到王腾与孟奇身上,开始重视两人的意见。

“直去便可,无人可阻。”王腾漠然道,屈指往身前虚空一弹,无形涟漪荡开,众人心中莫名生出了命运轨迹偏移之感

抬首望去,之间这位玉皇仙尊指节触碰之地,一条古朴的命运长河流淌而过,道道支流犹如弦线一般排列着

而此刻,几条与众人相关的命运之弦被波动,竟是直接偏移向了一条既定的支流

在其中,没有意外,没有阻碍,直达灵山目标之地

此刻,变数已定,支流取代了种种可能,成为几人的既定,涌入当世

这是···天帝执掌的命运?太古传说中的三生玉碟?!

四位妖神震撼,那高高在上,虚幻不可言的命运竟是这般轻易的呈现在面前,被弹指改变?

这便是玉皇仙尊的实力?拨弄命运,把玩时光,这真的是传说大能所能做到的,这不是神话中的彼岸神异吗!

孟奇眼中灯盏浮现,诸果之因自发呼应,他亦可小范围的操纵,欺骗命运,但终究是元始的彼岸特征,偏向于因果与无极;而非天帝的时光与命运,专精与包容还是有些区别

不待他们回想,王腾已然迈动了脚步,踏入了既定的支流中

四位妖神连忙跟上,还是头一回见识到如此恢弘的手笔,连脚步都沉了几分。

等到他们远离了这片地域,幽暗之中忽地弥漫血黄雾气,从漆黑里缓步走出一具庞大恐怖的尸骸

漆黑深邃中流动着生机盎然的洁白,骨刺探入虚空,勾连各处,身周浮动着万界不同死神的身影,正是当初遗失在此处的黄泉骸骨!

祂看着众人离去的方向,低低咆哮了一声,音近孟奇,眼眶内则闪烁着血黄微光。

另一边

白金圣佛与真定如来两人穿过凌云渡下游,竟是踏入灵山后峰

在步入此地的瞬间,某种力量自然而然的涌现,让两人仿佛一瞬间失去了所有感官,心内一片混沌,缓了片刻才适应了过来,弄清楚了周围场景。

这里幽暗堪比灵山峰顶,凌云渡之水缓缓上流,虚空裂缝极大,出入着能撕裂法身的怪风。

“灵山后峰,也被九幽侵蚀至此。”白金圣佛环顾,一手指天,一手触地,莫名感慨,展露慈悲之意,脑后佛陀清净光普照而开

霎时间,像是一方净土宇宙融入,佛光普照之下前方岸边泥土突地蠕动,爬出了一具具奇形怪状的尸骸,像是原本孕育在这里的生灵被万佛同坠影响,转为了邪魔恶鬼。

他们有的三头六臂,有的面部混沌,气息阴冷污秽,比菩萨遗蜕还强,密密麻麻涌了过来,要拖着两尊佛陀一起坠入九幽,永世不得超生,遮掩住了远处的场景。

真定如来见状叹了口气,化为一尊慈悲怜悯的金身佛陀,右手平伸,状似施福,然后琉璃金光迸发,宛若杨柳枝挥洒甘露,点点“滴落”。

“如是我见,当诸天皆化净土,有我念无外道,所及即为我,皆为佛。”白金圣佛双掌交错而过,诵念无上雷音,化作重重金光普照而过

阴冷污秽的邪魔一碰到这金光,当即烟消云散,如同挣脱了桎梏,得到了解脱,同时,真定如来洒落的甘露将他们笼罩,度化超生,短短瞬间,前方彻底清空。

佛有大愿,普度众生!

两尊佛陀行此举后,灵山后峰之内,竟是有着莫名的灵光与诵念之音回响,化作两束明净光轮飞起,缓缓落到了他们脑后

细细望去,内里皆是先前超度的生灵,佛陀,邪魔所化,得大慈悲,大清净

两人没有停留,超度后便继续往前行进,步步生莲,走了一阵,幽暗深处的场景映入了眼帘:

凌云渡至此而终,化作泊泊泉眼,里面载沉载浮着一具淡金色的巨蝉!

金蝉?

金蝉子?

佛祖做减求空之物在此?

唐僧的凡胎一点点逆向变化,终于返本归初,现出金蝉之身?

白金圣佛霎时间严肃起来,正觉菩提慧眼张开,洞彻万界十方,正看去,只见巨蝉背部裂开,里面空空如也!

“金蝉脱壳?”真定如来一声低呼,面色顿时凝重了起来

金蝉脱壳,脱去了哪里?

是为‘空’,还是‘为空’?

金蝉遗蜕在此,那么卷帘神使上次所背负的尸体,又是什么?

两人对视一眼,一下子察觉到了事情的不对劲

···

灵山正峰

沿着既定的命运支流行走,果然无有阻碍,沿途尸骸遗蜕一空,就连迦叶与其余的佛陀金身都不曾再出现

王腾一行迅速靠近了灵山峰顶,他们极目眺望,那里一片坦荡,贯穿天地的金箍棒似乎已出现在眼前

花开花落,雷灭雷生,旁边则有五指山屹立,上插七彩剔透的菩提树枝,大清净、大自在、大极乐、大智慧之意弥漫而出。

“与世人所想不同,在这之下,尚有一重手段镇压魔佛。”王腾目光接连莫名存在,攀升至高,竟是短暂透过了菩提树,得见到了更深处盘坐的一尊道人

一尊犹如开天辟地奇点般的道人,再望去,道人形体虚淡,转而化作了一柄玉如意

目光淡去,一切又变得不可见,魔佛也没有任何举动和反应,仿佛真的被彻底镇压了一般,连一丝力量都无法透出

此刻,孟奇神色却是有些变了,他上前,环顾周遭

这一切如当初所见,没有任何变化。

但是,周围石林般的金身佛陀们不见了,组成万佛大阵的一具具遗蜕不见了。

不见了!

一具具金身遗蜕,一尊尊佛陀尸骸,皆是巍峨巨大,引人瞩目,连成万佛大阵后,更加不可忽视,存在感十足,即使身在高空,也能一眼望见,如今竟然全都不见了!

这般诡异的状况让众人心头忽地闪过不祥之感,这么多的佛陀尸骸,金身遗蜕又怎么会凭空消失?祂们去了哪里?

王腾眸光不变,心头倒映起当初孟奇传输的画面

在沙悟净背出神秘尸骸时,万佛大阵依旧屹立此地,金身遗骸毫无缺少,并非如今所见这般

是灵山的些许异变造成了祂们的消失?而祂们的消失又会带来怎样的变化与危险?

种种疑问泛起,似乎都指向了一点,有莫名的存在位于灵山中!

“会是谁?”王腾此时已然察觉到了自己的某种认知被阻隔遮掩,显然是有大人物在背后落子影响

“先前的迦叶遗蜕似乎有了一点灵智,这里的万佛大阵又消散一空,各位需得谨慎。”小狐狸青丘同样拿出了妖圣枪,凤翅黑金,暗火缠绕,衬得魅惑天生的她多了不少英姿飒爽。

太离哼了一声,五色神光摇曳“灵山果有异变,有的存在真的不想我们救出大圣。”

“我等齐聚,又有玉皇前辈与苏掌教在,纵使有传说出现,又能翻得起多大的风浪?”麒麟妖神落伽略显自信道,虽然这般自信并非建立在己身上。

凤凰妖神辉光顿了顿,看了他一眼道“如果万千佛陀、大菩萨、大阿罗汉都像迦叶般生出少许灵智,一拥而上,齐齐出手,你挡得住吗?十个你挡得住吗?

祂们都是曾经诸界唯一的大能,纵然身陨万古,也不能等闲视之;更何况九幽侵蚀,此地对祂们亦是有着力量加持,前辈是来助拳,可不是我们的护道人,祂的目的是救出大圣,可不是保证我们的存活。”

鲲鹏妖神非想见状点点头,那位玉皇仙尊跟他们可没有半点交情,难道还指望祂庇护吗?

当下便打了个哈哈道“辉光说得对,必要的防备还是要有的,就像咱们一开始所想那般,若是佛陀金身出现了,便引开祂们,放出大圣,诸事可平。”

“但先前考虑的情况是祂们依旧存在于峰顶,如今诡异消失,让人不得不防。”太离虽然倨傲,但可不是自负,此刻警惕四眺,试图寻找蛛丝马迹。

生灵最古老也最强烈的感情是恐惧,而最古老也最强烈的恐惧则来自未知,当前万佛大阵神秘不见,让几位妖神一阵心悸,无法想象会发生怎样恐怖的变化。

落伽想了想道“会不会是刚才形似黄泉的血黄长河吸纳灵山遗蜕尸骸时,将万佛大阵内的金身们也容纳了进去。”

“不会。”一直静静旁听的孟奇斩钉截铁道。

不提黄泉身上还有自家烙印。光是以往经历就能让他做出这个判断,昔日灵山之中,自己以黄泉尸骸对阵迦叶遗蜕时,同样祭出了血黄长河,同样容纳了满山僵尸邪神,但都未曾影响万佛大阵分毫。

“老实说。看见万佛大阵消失,我也颇为心悸和担忧,但如今最忌讳的便是犹豫耽搁,进也不进,退也不退,不仅可能浪费机会,而且一样会陷入危险处境,故而不管做出什么样的决定。最重要的就是尽快做出决定,避免裹足不前。后退不想。”麒麟妖神落伽坦然说道。

他活了很多年,一步步从幼小成长为至强妖神,自有完整的做事之道。

辉光点头道“我也是这个想法,如今直接登上峰顶?”

非想望着峰顶四周一目了然的环境笑道“照我看来。当以快打慢,立刻登临峰顶,收起金箍棒,救出残余大圣,祂们一出。即使实力十不存一,也足以横扫仅仅重生出少许灵智的万佛金身,到时候,再来一两位造化大神通者都未必挡不住,有何惧之?

这样一来,既能完成任务,又可保诸事安全,何乐而不为呢?再耽搁下去,说不得就出现不好变化了!”

听到他的话语,王腾赞许似的的颔首道“犹豫不决最是阻碍,至于某些存在自有大人物去制衡。”

闻听此言,几位妖神心中微定,太离与青丘对视一眼,看了看孟奇,发现他无可无不可,于是跟着道“那就试一试吧,请玉皇前辈单独坐镇;而我与苏掌教、辉光防备变化,你们收起金箍棒,解除封印。”

计较停当,一行几步之间便登临绝顶,来到五指佛山与金箍棒附近。

青丘凝重望向那株七彩剔透的菩提妙树,沉声提醒道“千万别动这边任何事物,否则我等没一个能逃得出去,死状凄惨还好,就怕从此成为魔佛傀儡。”

目光皆在剔透清净的菩提妙树之上扫过,旋即回到了花开花落,雷灭雷生的金箍棒旁,孟奇、辉光与太离散开,防备外围,落伽、非想与青丘更近几步,默念着冗长的咒文。

王腾则立身在菩提妙树前,目光逐渐攀升至无穷高处,变得高渺与漠然,不仅警戒着外界变化,更提防着有妖神暗怀鬼胎,想趁此机会放出魔佛

在这一次显然有大人物掺和的灵山之行中,一切变化皆有可能,祂自然是要出手防备一番

孟奇距离五指佛山很近,内心悸动,有微妙感应,似乎里面镇压的就是自己。

毕竟,他与魔佛的关系亦是不同寻常。

···

灵山后峰

金蝉脱壳?

白金圣佛心灵大海内瞬间闪过诸多念头,但又始终窥不破那层迷雾,被难言的力量所阻碍,难有肯定。

既然金蝉子可能是佛祖做减求空的产物,那他的凡胎又为何金蝉脱壳?

或者说,这才是佛祖的真正超脱之法,做减求空,金蝉脱壳,遁出大道?

“老母所言,印证在了此处?”真定如来则因有卷帘神使传来的无生老母话语,思量在另一个角度

为何金蝉子要以佛祖二弟子自称?那明明是阿难!

倒不是不能假装,而是何必何苦,作为十一弟子十二弟子又没关系,除非这里面蕴含着特别的意味……

二弟子,二,这个位置莫非有着某种特殊的意味不成?

若是一与三他还能理解,可这···

白金圣佛收束念头,祂略微猜测,这般认知障碍可能与佛祖的莫名状态有关,亦或是其他的大人物干扰

当下也舍弃了推测,缓步前行,走到了蝉蜕旁边,眉心辉光闪现,仔细打量着裂开的金蝉遗蜕

只见里面空空荡荡,确实没有一物,而裂开的地方堆积了虚幻的岁月尘埃,一看就不是最近才金蝉脱壳的,至少经历了漫长的时光冲刷。

唐僧的凡胎流到此处后便立刻金蝉脱壳?

“还是带走的好,说不得能推演出什么。”真定如来若有所思想着,与白金圣佛合计了一番,便右手一伸,做施无畏印状,放出琉璃金光,将蝉蜕裹住

只见其不断缩小,化作了拇指大小一粒,然后收了起来,准备带回去让孟奇本尊用“诸果之因”察看,看看蝉蜕的因果之线连向何方。

做完这一切,两人继续往着灵山后峰深处行去,拐过山坳,眼前忽然一亮,因为前方有峰峦垮塌的情况,露出了深藏灵山底部的一处洞穴。

洞穴弥漫着淡金万字符组成的琉璃光泽,似乎原本是坚不可摧的封印,但现在已被破开。

“先前三生玉碟感应的命运弦线,连接的是此处?”白金圣佛捏动法印,八九清净佛光迸发,顿时照亮了幽暗山洞

真定如来张开慧眼顺势望去,心头顿时咯噔了一下,因为从封印残存部分的运转痕迹看,破开没多久!

有什么怪物最近逃出封印了?

封印的是什么怪物?难道是金蝉脱壳后的产物?

“进去一探,与大人物,与道果有关的事物不容小觑。”白金圣佛催动如来神掌,绽放无量光,与真定如来同时遁了进去,里面密密麻麻,堆满了金身尸骸,随便一看,就发现了头结五髻五慧的文殊菩萨遗蜕!

除此之外,一尊尊有泪佛陀皆在此处!

“这,这是消失的万佛大阵!”真定如来再次悚然一惊。

灵山峰顶的佛陀菩萨金身被搬到了这里?

被那破开封印的怪物搬到了这里?

“不止于此,祂们的本源,祂们的‘存在’,都消弭了。”白金圣佛位尊传说,自然感应的更加深刻

祂右手蒙着一层纯白琉璃清净光,伸了过去,直接点向了文殊菩萨的金身,刚刚接触,金身忽地崩溃瓦解,竟然只剩下最外面一层,内中早就空荡如许!

此举如若引起了某种连锁反应一般,洞穴内一尊尊佛陀金身随之灰飞,全都是只剩下外壳,像是被谁吸收吞噬了法身精华!

“这是,被某种存在所吞噬!莫非是从金蝉遗蜕内走出的生灵?”真定如来只觉周遭莫名恶意凸显

像是有着某种存在在暗处观察两人一般,带着炽烈而贪婪的目光

如此多佛陀、大菩萨、大阿罗汉的金身遗蜕,都被那怪物吸收消化了?

这样的推测让他倒吸了口凉气

“有存在出手,破开了此地。”白金圣佛低语,显然是有存在刻意解除了此地封印!

而当初又是谁布置的封印?逃出的怪物去了哪里?

想到此节,两人心海迷雾赫然撕裂一角,皆是愕然抬头,望向灵山峰顶!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热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