豆豆小说网

繁体版 简体版
豆豆小说网 > 灵灯 > 第50章 缺一根筋

第50章 缺一根筋

第七层?

南宫燕当先第一句,并不是问‘阿生’的情况,而是惊叹!

“黄大哥,你的‘灵识’竟然可以感知到这‘九重九阁’的第七层?!”

“嗯……”黄泉点点头。

南宫燕虽心有不甘,但还是忍不住赞叹道:“黄大哥,我才只能感知到咱们所在的第四层,你却可以感知到第七层!你灵识的‘感知范围’……可足足比我多了四倍呐!”

离肠哼得一笑,反问:“何止四倍?”

南宫燕问:“难道还不止?”

离肠道:“小燕儿,你只能感知到这第四层。而他,却能感知到第四层,以及第四层之上的‘五、六、七’层,对吗?”

南宫燕有些纳闷,道:“嗯……是四倍啊?我算错了吗?”

离肠笑道:“你可知道,这‘灵识’是成比例增长、上下同时扩张的?”

南宫燕“啊”了一声,忽而如醍醐灌顶、断断续续道:“也就是说……黄泉大哥你……还能感知到咱们底下的‘一、二、三’层?”

黄泉知道南宫燕生性要强、不肯服输,便不想点穿,怕伤害南宫燕的自尊心。他呵呵一笑,调转话茬道:“依我看,咱们还是想想……怎么带回‘阿生’比较重要吧?燕兄?”

“哼!”南宫燕不知是存心撒娇还是真生了气,他扭过着脑袋,嘴里暗自嘀咕着,“七倍……黄大哥足足比我厉害七倍……我、我真不顶用!”

眼看南宫燕唇关打战、肩胛颤动,一副我见犹怜的模样——黄泉是恻隐之心渐旺,伸手就要搭住南宫燕的肩膀,安慰道:“唉,阿瑶!你莫要……”

南宫燕难以置信地瞪大了眼珠子,问:“你……喊我什么?”

如果说人的脸上可以读出字来,那此时黄泉的面孔上早已刻着大写的“尴尬”二字,以及无数句的“抱歉”与“对不起”。

可是,男人说出的话就如覆水,再难以收回。

而这“覆水”,还偏偏灌到了快要呛死的人嘴里,你说要命不要命?

南宫燕傻笑一声,默然道:“阿瑶,阿瑶……你满脑子都是阿瑶姐姐……”

“我,我……”黄泉本想反驳,可他扪心自问,自己的确‘满脑子’是阿瑶啊!

“没关系的……”南宫燕顿得片刻,道,“即使黄大哥你看着我的脸,还把我喊作阿瑶姐姐,我也……我也不会生气的!”他紧咬樱唇,看是就要把嘴唇咬破,流出鲜血。

“燕兄,不是你想的那样,我……”黄泉伸手就去抚他脸颊,哪知南宫燕狠扭过头,道:“别碰我!”唰地一声,他反手就拨开了黄泉的手掌。

刹那沉默。

南宫燕先是深受‘修灵天赋’打击,本就闷闷不乐。

他本想暗示黄泉安慰自己几句,没料到黄泉的舌头是和脑子两个梯队的,竟将他喊成其他女子,着实是抱薪救火、雪上加霜。

可南宫燕并非是个没有良心的人。他转念想起黄泉待自己真心诚意、毫无隐瞒,便觉心中有愧,态度稍有缓和。

他强忍心中酸楚,背对黄泉道:“黄大哥,对不起!我不该发脾气的……我,我这就去找‘阿生’他回来!”

其实他哪是想去找‘阿生’?

他只是想去找个地方,先大哭一场!

“你去找‘阿生’?这太危险……”黄泉话还未毕,南宫燕已然足下运气、纵身跑出了五六步。再转眼,他便噔噔上楼,去向了那‘九重九阁’的第五层。

黄泉斜眼一瞧龙木先生,本想与他商量对策。可见龙木面色……相较之前又凝重了几分,怕是他心中担忧南宫燕,却又不敢轻易撤去灵气、中断修炼的紧要环节。

黄泉想要动身去追,可想了一想,又攒紧拳头捶自己的大腿。

离肠叹得口气,不留情面地骂道:“你有毛病是不是?还不去追?”

“追不得,追不得!”

“为何追不得?”

“燕兄弟可是男子,哪有男人哄男人的?”黄泉眉宇紧锁道,“这些日子以来,我都怀疑自己是不是有那……有那不好讲的毛病……”

“呵呵,觉悟挺高!你觉得自己有什么毛病?”

黄泉的脸……不禁就嗖得变红,摇头死活是不肯讲。

“难不成……你对那‘大小伙子’有意思?”

“不是!不是有意思,只是……”黄泉紧张得舌头都打了结,他咽了口唾沫、捋直舌头才道,“我只是想保护他、安慰他……离大师,你说我……是不是得了什么病?”

“嗯,是病。”离肠点点头,道,“而且已经病入膏肓,无药可医了!。”

‘难道我,我真有那龙阳之好、断袖之癖?’

黄泉心里大叹一声,只觉愧对祖宗、愧对……。

离肠冷不丁又道:“你是‘脑子有病’?”

“啊?”黄泉忙抬起眼睛,疑道:“脑子有病?”

“嗯,此病叫‘脑缺’。”

“脑缺?”

“就是:脑子缺一根筋!”

黄泉一头雾水,又问:“此话怎讲?”

“讲你个头啊,本大师懒得理你这笨人!”离肠半真不假地骂道:“你若是要你的‘好兄弟’——南宫燕死在这‘聚尸冥舟’里,成为任人摆布的‘尸奴’的话……你就在这继续捶大腿、拍胸脯好嘞!本大师不会阻止你的!”

“难道……楼上有危险?”

“废话!”

离肠面色凝重起来,分析道:“一到四楼,无论是蝼蚁阁、老弱阁、妇孺阁,或是咱们所在的人间阁……那全是存放普通‘尸奴’的地方,可五楼以上存放着的……就极有可能是‘修灵者’的尸体了!”

修灵者的尸体?

不就是‘灵尸’?!

黄泉虽用灵识感知过上头的‘五、六、七’层,却也只注重在寻找‘阿生’的下落,全然没能兼顾其他方面。

当他再度展开灵识,感知九重九阁的‘五、六、七’层之时——他不由得大喊道:“这、这个阴森可怖的‘女人’是谁?!”

……

每遇难题推测,离肠总是次次猜对。

可这一回,他却只猜中一半。因为这九重九阁的第五层,并非存放着‘灵尸’,而是鳞次栉比地排列着许多“骁勇善战的海盗、戎马一生的将军”的尸首。

南宫燕悄然走在尸阵中间,眼眶里的泪水夺眶而出、染花了满脸的尸泥,露出底下白皙柔嫩的肌肤。他喃喃哭道:“傻黄大哥,臭黄大哥!人家……人家哪一点比不上阿瑶姐姐了?呜呜……”

他越抹眼泪,就越伤心。越伤心,眼泪就越流越多。

忽然,夸啦啦——窗外幽冥般昏暗天空,一声巨响霹雳!

“啊!”南宫燕下意识地惊呼了一声,随后又立马堵上了嘴。

顷刻间,雷光照亮船舱,染得那一具具尸奴的面孔闪白,露出了恐怖、狰狞的容貌!但霎时之后,它们又归于黑暗、沉入未知之中……

在南宫燕想象中,这些面孔都正对着他,眼珠子狠狠地死盯着他。仿佛下一刻,就会全体出动、将他大卸八块似的。

等了很久,那些‘尸奴’也没动。

南宫燕这才悄悄地舒了口长气,悄悄放下捂嘴的手掌……

就在此时——

“爹,爹爹!”

南宫燕第一反应是:阿生?

可听这声音……很年幼,应该是个小娃娃?

南宫燕慢悠悠地爬向那声源,借着长明灯那青幽幽的光晕,偷窥而去……

只见有个妇人,正抱着一个五六岁大的孩子,跪倒在一具身披铠甲的‘尸奴’面前。

那妇人道:“儿啊,小点声!你爹爹,你爹爹已经死了……”

孩子道:“我、我不信!爹爹前几日还一路走上这条船呐!”

妇人哽咽道:“你爹他,你爹他的确是死了……他现下是中了‘起尸术’!”

“什么起尸术?”孩子挣脱怀抱、捂住耳朵,摇着头躲在角落,“孩儿不信,孩儿不信!”

那妇人心里一急,就撩起手想要打他!可就在这时候,斜侧里冲出来了一道泪水还未干透的身影,温柔地挽住了那妇人的手腕。

“这位大姐,你先别对孩子这么凶嘛……”

南宫燕观察了这女子的良久,发现她四肢并无腐烂、皮肤也白净光滑,这才出手阻止。

那女子一抬首,竟是一位俏丽的妇人。她一脸茫然,转而露出了惊恐之色,道:“啊!你、你是‘尸奴’吗?”

“不,你见过‘尸奴’还会讲人话?”

“那……你是西门家的人?!”

“大姐,我若是西门家的人,何必打扮得如此狼狈呢?”

那女子皱着柳眉,打量着南宫燕上下、不置可否。

可是,就在这个时候——“唔唔!”,只听那躲在角落里的孩子喊得一声,似乎被什么东西捂住了嘴?

那女子喊道:“孩儿!你怎么了?!”起身就要冲过去。

南宫燕忙挡住她,道:“大姐危险,我去!”言罢,他便灵气一扬、蹬步冲向角落,一把抓回了那孩子。

“有鬼,有鬼抓我!”

那孩子转过身,一头就扑进南宫燕绵软的胸口,抽泣起来。

南宫燕啊地嘤咛一声,他的面颊霎时发烫、浑身麻痒难当,敢情像是吃了说不出的暗亏。可他转念想这是个孩子,也就算了……

“孩子别哭,姐姐……姐姐保护你!”

“呜呜……真的吗?”

“嗯呐,还有你娘亲也……”

南宫燕转头一望……那女子,竟然消失了!

她当下就觉得不对劲。于是左右再瞧,但也没见着那妇人!直到她转过头,回望正面时——她忽然发现自己的脖颈僵住了,仿佛石化一般!

好不容易强行扭回脑袋……

谁知——有一张完全溃烂的孩童脸孔,正对着她狞笑!

而且还在病态疯癫地道:“咯咯咯咯,我要……吃了姐姐!”

原来,这孩提……居然是只尸奴!而且,他正以自己那双细而有力的手臂,死命地掐住了南宫燕的喉咙!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热门推荐